•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教育热点>>教育新思想

    网络天涯闪烁智慧之光

    中国教育报  12月29日

    编者按

      网络已成为教师专业成长和精神交流的重要平台,许多教师、教科研人员以集体或自发的形式开展在线研讨。其间有过碰撞,有过争执,也有过激动,有过共鸣。

      今天,我们邀请了几位“老”博主,他们和自己的团队在研讨策划、把握研讨走向以及在线研讨的功能和意义方面,都有独到的做法和看法,或理性,或热情,从不同的侧重点展示了各自的经验和感悟。我们的教师中也有一些新手,对在线研讨的方式和特点还不熟悉,网上冲浪时偶尔还会“呛”几口水,希望这些经验谈能给大家些许启示。

      2008年即将走过,我们在这一年的思想碰撞中磨炼和成长,并撷取智慧的果实与大家共享,以飨旧岁。

      给在线研讨开个好头

      ■博 主:王洁 上海市教科院教师发展中心 

      ■研讨主体:上海市教科院教师发展中心

      就像发起一次朋友聚会,需要筹划主题、选择场地、确定具体时间、准备活动材料一样,一次在线研讨活动的有效进行也需要仔细策划和准备。我们每一次深入而精彩的在线研讨,都得益于充实、到位的事先策划和准备,唯其如此,才有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么,我就来重点谈一谈在线研讨的策划与准备。

      在线研讨活动的策划包括这样几个问题:分析需求确定研讨主题,围绕主题积极准备,建立与专家的适当联系争取专业支持,形成在线研讨活动方案。

      分析需求确定主题

      一个好的在线研讨,必然有一个让参与者有话可说、有话要说的主题。这样的主题不是凭空臆想,而是需要策划者有对象感,即对可能参与研讨的教师的需求有一个基本的分析。我们的团队常通过三个层面来实现选题策划:

      先是公开。我们通过座谈会、与教师通信、网上公开征集以及和一线教师的日常接触等途径,让教师的内心需要、想法和观点都显现出来。

      再是集中。我们通过团队会议,将来自一线的需求、想法和观点进行集中讨论,讨论这个话题已经有的经验是什么,现实的问题是什么,发展的趋势和先进的理念又是什么,从而衡量这个选题的价值。

      最后是筛选。我们在权衡的基础上,筛选、确定一个在线研讨的主题。

      比如,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了解到上海市普陀区真如文英中心小学正在进行一项“以学生诊断为中心”的校本研修,但项目进行并不顺利。为了探索其中的原因,我们的校本研修网和该校校长讨论,通过学校教导处、科研室召开骨干教师座谈会,了解教师们的困惑,并且将他们的意见集中、分析和归纳。讨论中,校长也提出有没有可能借助我们的网站为他们的研究项目出点主意,想点办法。于是,“邀您做顾问,一个校本研修方案的完善与思考”的在线研讨主题就慢慢浮现了出来,网络手段让更多的人得以参与进来。

      围绕主题积极准备

      在线研讨的成功还需要组织者全方位的投入和准备,准备话题背景材料,核心参与者的任务分配,以及对活动流程的指导。

      我们组织的“公开课:寻找失落的风景”研讨,除了提供该话题的相关文献材料外,还请到了一位刚参加完浙江省赛课活动的老师,与她进行面对面的访谈,了解作为当事人的她在整个过程中的心理变化和收获感悟。同时,我们通过电话、电邮等方式,调查不同教龄的老师对公开课的经验与看法。这些都是对背景材料的准备。

      每次在线交流之前,我们还事先给核心参与者分配布置“作业”。比如,在组织“教师的e时代生活”研讨时,我们邀请了不同背景的人员,有年轻的教研员,有年近花甲的信息技术专家;有已退休的教育研究者,有活跃在一线的骨干教师……我们事先布置任务,请每人写一段描述自己网络生活和学习的文字,用以丰富和深化在线研讨。

      前期工作中,还要有对整个活动流程的预告,对交流方式和技术操作方面的指导。有些老教师对论坛和博客的操作不熟悉,我们就将直观的图片式操作小手册公布在网站,并发到被邀请者的信箱,交代每次讨论时技术操作方面的内容。

      寻找多种专业支持

      话题确定之后,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是寻找多种专业支持。需要说明的是,这种专业支持并不局限于本校教师之间,更应在学校与学校、学校与教研部门、中小学与高等院校之间寻求合作与互助,凡是课程发展过程和教师专业发展所必需的,都是在线研讨所应寻找的专业资源和支持。这种专业支持不仅能提升在线研讨的品质,更重要的还在于具有知识交换的潜能。

      2006年9月,我们的校本研修网邀请了校本教研项目基地中的昆明市五华区教育局副局长曾莉琼、常州武进教研室主任徐惠仁和上海长宁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陈晞,作为在线研讨活动的主要在线嘉宾,就“今日教研”话题与广大教研员和一线中小学老师展开了区域间的交流。我们一方面提前两周和嘉宾预约,另一方面也协助他们组织当地的教研员和骨干教师就该主题事先进行经验整理,并在研讨中展现出来。

      这样的在线研讨才真正成了一个经验交流和分享的平台。

      形成具体活动方案

      策划的最后一步,就是要形成一份具体的活动方案,事先公布于网上。这样,策划者可以理清活动思路,参与者也可以预先知晓和提出意见。方案的修改过程就是共同参与和认识深化的过程,使主题更加集中,活动更切合实际。

      总之,一个好的在线研讨活动应该思考,是否有一个能吸引一线教师深度参与的主题;是否与教师的准备状态相适应,为广大教师所接受;是否有可操作同时注重细节的考虑;是否有可以通过在线研讨形成一些对人有启发的结论,并以此来衡量研讨的具体成果。

      编辑点评

      寻求专业支持,是王洁博主的一大特色。他们会根据话题需要,邀请几位有发言权或有切身体会的专家、教师,并在研讨的通告页面上,贴出嘉宾的简介和照片,让大家对着屏幕也仿佛是在面对面地对话。

      同时,王博主和她的团队还会寻找话题的相关资料和观点,预告发布出来,让网友们事先准备,帮助大家拓展思路。可见,他们对每一个话题的充分重视和准备,成为了讨论得以推进和深化的重要推手。

      以思想之火点燃教育生活

      ■博 主:刘铁芳 湖南师范大学教科院教授 

      ■研讨主体:“麓山之友”教师合作沙龙

      “麓山之友”教师合作沙龙自2006年9月第一次网络在线研讨以来,已两年有余,是一个完全自发的组织。最先,我在博客上提议,希望能在长沙的岳麓山脚下建立一个教师合作组织。在几位骨干教师的积极响应下,“麓山之友”教师合作沙龙逐渐组建起来,秉持“自由交流与思想共享”的原则,真实记录,真诚思考,真心交流。

      两年来,我感到在线研讨确实是一种非常好的交流形式。它具有无限的开放性,只要是有兴趣的朋友,想说就说,发言多少不限;你可以说自己的观点,也可以评论别人的观点;你可以赞成,也可以反对;你可以同步参与,也可以提前发言或随后留言。正因为交流的自由和无拘束,在线研讨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也许就是讨论能延续下来的原因。但要做好、做深入,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这其中有几个环节是必不可少的。

      先是确定好主题,好的主题是在线研讨得以成功的必要前提。最初的讨论主题大都由我拟出,并征询骨干成员的意见而定。我们确定主题有三个原则:大家都有话可说,贴近日常生活;能激发大家对日常教育生活的反思,有一定的引导性;有一定的新意,或者问题本身较新颖,或者问题的角度有新意。

      我们的研讨涉及了很多话题,比如,“学生对教师的记忆”、“穿越时空的对话——我记忆深处的阅读经历”、“追忆远逝的童年:童年生活给我们的启示”、“回忆我的中小学时代”、“我当学生的幸福时刻”……这些回忆性、叙事性的主题颇具吸引力,在平常的话题下隐藏着深意,带领大家重温生命的过去,感受生命的温暖,并从中探寻生命与教育的真谛。

      随着讨论的深入,主题的确定形式变得多样起来,有的是在讨论过程中自然生发,如“教师不能承受之重:今天的教师怕什么”、“师生交往中的平等如何实现”;有的是集中大家的智慧,在群体讨论中凸显,如“小中见大:教育生活中的趣事管窥”、“寻找有创意的教育”、“我当教师的幸福时刻”、“我的网络生活”、“小学教育应该为孩子们的将来准备什么”、“新学期我的微小改变”等一些关注我们自己、关注教育生态的主题;更有一些就教育中的热点问题、重要问题进行的讨论,如“学校共同体与教师专业发展”、“如何拓展个人的发展空间”、“我们离诗歌究竟有多远”。

      总之,我们对主题的确定不是盲目随意的,而是试图从日常教育生活中寻找一些重要的、却往往被忽略和遮蔽的主题,比如从爱、美、自然、童年、生命等核心要素出发,紧扣教育实践,提倡实话实说,并试图显现教育生活的内在机理与发展的可能性。

      具体活动的组织同样关键。在线研讨虽然自由,但也容易导致讨论散漫无序,所以,主持人的适当引导是必不可少的。“麓山之友”的每一次在线研讨,我一般都会参加,并邀请骨干成员一同主持。主持人除了“迎送宾客”外,还要时刻关注讨论进程和讨论方向,一旦讨论偏离了主题,就要及时牵引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同时,主持人还应根据讨论的情况及时总结提升,确保讨论的深入。

      比如,我们的第一次在线研讨是关于“学生对教师的记忆”,这勾起了大家对往事的回想,很多老师踊跃发言,但都止于事例描述,很难引起交锋,更难引起共鸣。于是,主持人适时提醒:希望大家在谈了自己记忆深处的老师后,能用回味的语气说几句感想。大家很快意识到,这次的讨论不能仅仅停留于回顾往事,还要透过对老师的回忆,思考到底为什么有些老师能深深地留在我们的记忆之中,这对我们自己做老师有什么启发。我随即抛出了这样的结论:“爱、美、关怀、趣味、幽默、智慧、个性,等等,都可能成为我们内心深处对老师最美的记忆。而从另一个方面讲,缺乏爱心、专制等,也可能成为我们对老师最糟糕的记忆。还有大部分老师,可能缺少了一点个性,则会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消逝在我们的记忆中。”

      “今天的教师怕什么”是一次热烈的讨论。“说出教育生活中的怕”这样的主题本身,就很容易导致纯粹个人意气的发泄。主持人一开始便建议,“朴实地写下各自对教师人生所担当的苦,最好是少带一点个人的怨气,这样我们可以深入地讨论一些问题。”

      但讨论过程中仍然引发了争议,争议源自韩冰剑老师的一句“好老师,会少很多怕”。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十八子”马上反唇相讥:“一个优秀的老师内心应该有更多痛感,而不是优哉游哉,优秀的老师更不轻松。”支持韩冰剑老师的则认为这是大实话:“我们只有赢得了自己更多的空间和立足点,才可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怕和麻烦。”

      这样的争论深化和拓宽了关于“怕”的理解。网友“追梦人”感叹:“我们为自己价值的实现、为自己能找到职业的幸福而苦苦追寻,但也有很多无奈之处。”“十八子”认为,“内心中有所敬畏才是怕的本质。强大起来以后内心的敬畏会更多。”这样的观点无不令人深思。

      讨论并没有简单地止于教师的“怕”,在主持人的建议下,大家继续讨论“怕”的释放。老师们的发言更加精彩,比如,追求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适当让自己进入“忘”和“外”的境界;和志同道合、相互支持的同行一起前行;做自己,执著地追求自己认定的有价值的东西,不囿于外在的评价;有所担当,努力找寻适合自己成长的土壤,并且改良土壤……我们认为,这次的讨论就是在探寻消解“怕”的方式和途径,并期望“麓山之友”真正成为教师的精神家园。在这个家园里,我们虽然有着许多“怕”和“苦”,但我们可以直面困苦;在这个家园里,我们虽然默默无闻,但在平凡之中也可以追求做教师的幸福。

      在线研讨中,参与人员是讨论得以顺利进行的基本保障。为了保障足够的参与人数,“麓山之友”教师合作沙龙安排了专门的联络员,负责宣传、联系等,比如对主题的宣传与发布、提前邀请参与人员等;建立了“麓山之友”博客,开辟了专门的交流平台;倡导成员建立自己的博客,拓宽交流的渠道,吸引更多的成员参与;开设了QQ群,使日常交流更加方便快捷。

      每次在线研讨后的整理也不可或缺。整理是对讨论的必要梳理与回顾,给大家一份清晰的记录,让大家真实地感受到讨论的成果。此外,网络讨论还需要现实的补充,我们在网上讨论之余,走进教育现场,通过读书交流、现场主题研讨等活动,延伸和拓展了在线研讨,逐渐使“麓山之友”真正成为立体化、多样化的教师合作交流组织。

      细细思考,在线研讨的生命力,就在于通过打造这样一个自由交流的空间,激发参与者的思想火花,并用这种思想之火来激活大家对个人教育生活的反思,使平平淡淡的日常教育生活能够因思想的力量而迸发热情,促进每个参与者在教育精神与教育人格上的反思与超越。“在教育时空中寻找同道人”,这是一篇在线研讨实录的标题,“麓山之友”一路走来的过程,不正是在教育世界里彼此寻觅的过程吗?

      编辑点评

      读完这篇文字,我想刘博主也许是位感性的人,这从他们的话题选择上可见一斑。对教师生活的关注,对美好回忆的审视,对生命价值的追问,都让教师们有话想说。但有话想说只是其一,刘博主和他的团队们不满足于讨论表面的热闹飞扬,更关注于讨论的深化和对人的启示意义。这些对于一次有效的在线研讨来说,无疑都非常重要。

      把“我”加到“我们”中

      ■博 主:张文质 《福建论坛》(社科教育版)执行主编

      ■研讨主体:生命化教育群组

      现在,我们的博客上常出现的一个问题是:“张老师,下一次在线研讨是什么时候?”我们的在线研讨是博客式的,是在个人博客中进行的思维开放、话题集中的在线研讨。

      我依然记得2006年3月26日这一天,我在生命化教育研究博客上发出了“今晚博客讨论话题”的帖子,希望博友们能够参与进来,探讨这样一个问题:在教育事务繁多、教育依旧应试化的今天,生命化教育的生长点在哪里?此后的两个月,我们又相继开展了4次这样的活动,并在半年时间里稳定了下来。2007年3月14日起,我们每周五都会定期开展讨论,至今已达50余次。

      缘起与内因

      说起来,博客在线研讨这一形式的初探是件相当偶然的事:当时,我们所有的在线研讨都是在论坛进行,而我在2005年10月才创建教育博客,对博客的运用还很生疏,对论坛更是没概念。于是我想,与其移步陌生的互动平台,不如直接在博客上讨论。第一次试水后,我们发现博客在线研讨的效果很好。平时在生命化教育群组里很活跃的博友,如徐莉、沈旎、修远等,都不约而至,一些陌生的博友也闻讯而来。几个小时下来,点击量高达6500次,回复帖子也达到了400多个。随后的几天,数据还在不断增长,博客式的在线研讨也就这么被接受了。

      在我看来,博客式在线研讨的成功试水,有两个层面的原因。一是网络环境下的偶然。博客与论坛相比,操作简单,发言时不需要注册,可以游客发帖,互动效果更好;界面也更加简洁、直观,省略了论坛的花哨版式。同时,它不像网络论坛那样可以先“抢楼”后“修改”,博客跟帖者会更为审慎,减少了纯粹灌水,互动更为有效。

      二是课题研究模式的发展必然。从2001年正式推广生命化教育实验以来,课题组一贯坚持“民间立场、草根情怀、田野实验、润泽生命”的研究模式。而这几年来,网络本身被寄予了“草根”对自我价值进行深度发掘的情怀。只有网络才能打破以往的身份、地域、学科和年龄的壁垒,让多元而丰富的个体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因此,把教育研究从传统的课堂引向网络成了必然趋势。我们和更多的陌生人成为朋友,是因为我们在网络中成为生命的共同体,因为思想共鸣和交锋而拓展了思维宽度。

      课题组于2003年创立了生命化教育网;2006年起,我们在网络上组建了虚拟的研究小组——生命化教育研究博客群组。这种网络互动改变了教师的心态和工作方式,多元开放反而更多地隐含了聚拢的可能,每次讨论都会有新的面孔参与进来。

      组织与进行

      在最初阶段,由于在线研讨的时间不固定,生命化教育工作小组的成员通过博客留言、短信等方式转告好友。后来时间固定后,每周五博友们都会如约而至。

      讨论的自由使主持人这一串联角色呼之欲出。一番闲话之后,主持人需要将讨论“拉回来”,还要努力将一个话题拓展开来,将大家的思维打开。随着一次次在线研讨的开展,我推荐更多的骨干分子担当主持人,从姚春杰、朱永通、林高明、徐莉、李华这些团队里的熟悉面孔,到赵赵、孙明霞、彭清亮、水心这些博客新星,以及许锡良这样的大学教师,武凤霞这样的一线名师,落风这样的博客活跃分子。越来越多不同身份的博友开始参与进来并组织讨论,在线研讨成了大家共同的事情。

      当然,热情与习惯固然重要,关键还是话题的选择。我们的话题主要是经生命化教育研究小组讨论产生,有的则是在某一次在线研讨中衍生出来,经梳理成为下一次的讨论话题。

      现在想来,我们的在线研讨得以延续,首先在于从一开始就摒弃了传统意义的“教育手段”的讨论,抛开主题发言式的论文腔调,使教师返回到生命与心灵,来思考教育的苦难与快乐,获得继续前行的信心,如“今夜,让我们面对真实的教师处境与心灵”、“这些年我们的教育生活有哪些变化”、“面对教育困境,我们应该倡导什么样的职业理性”、“我们生命中的爱与怕”等话题。

      我们也着力从教师阅读和课堂现场入手,关注教师的专业成长。阅读能帮助教师认清自我、获取力量,课堂是教师实现专业成长的平台和必经之路。为此,我们开展了“记忆中的一本书”、“师生交往时,我们应该注意哪些细节”、“我们今天应该怎样上课”、“好教师能给课堂添加什么”、“好教师应该让课堂减少什么”、“我是如何观察、研究儿童的”等话题。

      教师同时也是一个社会人,生命化教育在线研讨敏锐地把握了个人的差异性及其背后的内在统一,“年终感怀:眷恋与想象”、“记忆中最难忘的诗篇”、“关注教育中的女性叙事”、“博客写作心得”这样的主题,都具有生命化的独有特征。

      实践中,我们形成了这样三种话题梯队结构:从教师个体出发,关注课堂,关注职业,又关注教师自身。在2007年初的一次讨论过程中,福建师大附中的李华老师提议创建读书俱乐部,随后,“1+1俱乐部”诞生了,在线研讨也成了教师呈现读书心得和阅读生活的场所。现在,我们又在此基础上创建了“一加一教育博客网”,拥有了很高的人气。为了激励博友们的热情,2007年暑期,我还发起了赠书活动,每周选出评论最多的10位博友,并向他们赠送教育书籍。

      耕耘与收获

      在我看来,博客在线研讨使我们在一次次的心灵交流中,在不断的生命相遇中,成为思想共同体,开辟了自我耕耘的、真实而远程的平台,带动了教师专业的成熟与心境的打开,让一个个“草根”的、边缘的教师不断浮出水面。“世界是平的”在此获得新的阐释。

      说实在的,我很难具体说在线研讨让参与者的灵魂“长高了几厘米”,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有位博友叫“蚶山之落风”,我们后来叫他“落风”,从来没记住他“黄崇波”的本名。他在进入生命化教育博客群组前,是福建莆田一所乡村学校的普通教师,用他自己的话说,“小学高级职称我也评上了,我们学校的工作也不用花太多时间,很无聊。”一次偶然的机会,“落风”进入了成长博客,对博友之间的亲密交流感到很好奇,我们的在线研讨也为他的加入提供了便利,再加上他乡村教师所固有的热情、淳朴,很快就成了群组的大名人。现在,“落风”的博客文章日渐丰盈、灵动、细致,可以说,他的灵魂“长高了”,其教育作品也入选了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名师讲述系列》丛书等多种教育读物。

      教师在讨论中互动、思考、拓展、归纳,“我”这个形象在参与到“我们”中后更带上了自己新的生命体验和生命情趣。夸张点说,在线研讨使我们避免成为网络时代的“孤儿”,更使我们避免在教育生活中沦为新时代的“祥林嫂”。在线研讨让我们在他人的映像中辨识了自己,我们从迷茫的“我”成为“我们”中的“我”,丰富了内心,更坚定了追求,这对于一个个散居的 “我”来说,太重要了。

      编辑点评

      从论坛到博客,从博客群组到专门组建网站,张文质老师这位原本并不熟练于网络的试水者,却也成了资深博主。他们关注教师的许多层面,从作为一个职业人的课堂、读书和成长,到作为一个社会人的心灵、感悟和生命,正是这份对教师个体的人文关怀,让他们的团队一直保有着一份热情。从张博主身上可以看到,只要在教育事业中做一个有心人,教育生活,何尝不精彩?


    附件

    打印】【关闭
    万博体育公司  地址:南京市雨花新村5村19幢   联系电话:52416967  电子邮箱:njgqtlzx@126.com
    Copyright 2008 GongQingTuanLu Junior Middle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怀旧版       后台管理
    技术支持:联澳科技  工信部备案号:苏ICP备09013293号-1  

    苏公网安备 32011402010045号


    微信公众号